上海快3

翻頁   夜間
歐巴小說網 > 男人三十 > 第二百四十八章 別逼我,不然我殺了他!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歐巴小說網] http://njfulida.com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先下手為強,后下手遭殃,這一拳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打向雄哥,本以為能一拳命中,并且可以取得上風。

  可惜到了下一秒,我難以置信地看向雄哥,只見他腦袋一歪,便躲避開去,隨后冷笑的一掌推在我的胸口!

  “什么?”我受到一股巨力,身體不由自主的一個仰翻,重重地摔在地上。

  短暫的寂靜后,引來的是一片哄笑。

  “哈哈哈哈,我還以為這小子有多大能耐呢!”

  “雄哥你別手下留情呀,推他干嘛呢?哈哈哈哈!”

  “一推就倒,這也敢逞英雄!”

  連續的大笑聲下,我吃驚地看向雄哥。

  體型相差太大了,雄哥一米九,兩百斤出頭,而我一米八三,才一百四十多斤,這簡直是輕量級和重量級的戰斗,我怎么可能贏?

  “小子,你是小丑嗎?”雄哥冷聲開口。

  “陳哥,別打了!”沈佳宜和葉思思焦急至極,至于岳總也是苦澀地看向我。

  剛剛一拳沒有擊中雄哥,相反雄哥推了我一下,我就摔了個大跟頭,如果剛才是雄哥的一拳呢?

  “阿雄,一分鐘內,讓他爬不起來!”疤老大終于發話。

  聽到疤老大的話,雄哥臉色一冷,他大步流星地對著我沖過來,雙手想要抓住我!

  倒在地上,我看著雄哥過來,臉色大變。

  “陳哥!”

  這是葉思思的叫聲,她的聲音讓我不免一個鯉魚打挺,幼年我爸教我的套路頃刻乍現,那時候我爸每天早上五點半讓我起床,教我軍姿、教我鯉魚打挺,教我軍體拳

  “啊!”我大喝一聲,一個驢打滾,直接躲避開去。

  這一下子,雄哥撲空,他翻身對著我一腳踢來,直掛我的面門!

  千鈞一發之際,我往后一退,抓起一張酒桌,對著雄哥揮舞出去!

  “滾!”雄哥再次飛起一腳,直接踢中酒桌!

  嘭!

  受到一股重力,酒桌反砸在我的身上,我往后一倒,身體一個踉蹌!

  “打死他!”有人大喊。

  “好膽!”雄哥獰笑一聲,他雙拳對著我的門面連續揮出!

  “什么?”我雙臂護頭!

  砰砰砰!

  雙臂承受雄哥的拳頭,我發現雄哥的拳頭就好像是雨點般的對著我砸來,讓我不免連續后退!

  “你小子就只知道躲和擋嗎?”雄哥冷笑,對著我的小腹一記正踹!

  嘭!

  小腹受到重力,我往后一翻,砸在一張酒桌,接著再摔在地上。

  “跟我打?”雄哥迎面過來,俯身對著我的腦袋揮出一拳!

  “別打了,求求你們別打了!”

  “放過陳哥行嗎,別打了!”

  沈佳宜和葉思思的尖叫聲此起彼伏,我倒在地上,手掌一下子摸到一個酒瓶,隨后一把抓住酒瓶,對著雄哥奮力揮出!

  哐當!

  “啊!”雄哥慘叫一聲,我一酒瓶砸在了雄哥的腦袋上,并且一個起身,和雄哥保持一定的距離,半只酒瓶還被我握在手中,只是瓶底早就稀巴爛。

  “阿雄,你搞什么?”疤老大憤怒至極。

  一抹腦袋上鮮血,雄哥怒火中燒,他一下拿起一張酒桌,對著我狂沖過來!

  心下一沉,我一掃側方的疤老大,對著疤老大沖了過去。

  “嗯?”疤老大一愣。

  “老大小心!”寸發青年發現異常,他一個高高躍起,右腿一個發力,一招掃蕩腿直掛我的腦袋!

  風在呼嘯,心在咆哮!

  我雙眼之中這一腿無限放大,只見我一個貓腰,這寸發青年的一腿擦著我的發梢過去,而且我火速一個小跑,一把抓住疤老大的頭發,半個酒瓶抵在了他的脖子上!

  “混賬東西!”雄哥咆哮,至于寸發青年更是揚起匕首!

  “別動,不然我殺了他!”我大吼,酒瓶在疤老大脖頸抵出鮮血。

  “住手!”疤老大厲喝。

  場面在失控邊緣,疤老大的話讓雄哥和寸發青年停下動作,至于其余混混也連續叫囂。

  “放開我們老大!”

  “你忒娘的快點放手!”

  “小子,你會看不到明天的太陽!”

  連續的威脅聲下,我臉龐抽搐,而疤老大更是聳了聳肩,他露出得意的微笑:“小子,你可真行,還知道擒賊先擒王,我真的是越來越喜歡你了!”

  “放了我的人!”我沉聲開口。

  “哈哈哈哈,哈哈哈哈!”疤老大聽到我的話,他哈哈大笑起來。

  “小子,我限你十秒放開我們老大!”寸發青年冷聲開口,隨后轉身:“把那兩個大叫的娘們手指給我切了!”

  “好的飛哥!”有混混答應一聲,拿出一把尖刀,對著葉思思和沈佳宜。

  “陳、陳哥!”

  “不、不要、不要!”

  沈佳宜和葉思思驚恐至極,至于岳總,卻是跪癱在了地上,他就好像傻了一般。

  “10、9、8、7”寸發青年開始讀秒。

  “不、不要!”

  葉思思和沈佳宜被架了起來,她們的手掌被兩個混混掰直,一把尖刀更是高高舉起。

  “哈哈哈哈,哈哈哈哈!”疤老大哈哈大笑。

  “不要,不要動她們,和她們無關!”我忙不迭地開口。

  “放開我,然后跪下!”疤老大低沉地對我說道。

  “你說什么?”我驚疑不定地問道。

  “老子叫你馬上放開我,然后我跪在我面前,你忒娘的沒聽清楚嗎?”疤老大譏諷道。

  架著疤老大,我看向寸發青年和雄哥,看著這些一臉恥笑的混混。

  這幫家伙刀口舔血,擁有我們這邊四個人質,什么干不出來。

  “3、2!”寸發青年看向我,繼續讀秒。

  “陳哥!”

  “不要!”

  雙眼血紅,當寸發青年讀秒到‘1’的時候,我咬牙,酒瓶對著疤老大的大腿猛地一扎,接著酒瓶再頂在了疤老大的脖子上。

  “啊!啊!”疤老大撕心裂肺的大叫,大腿鮮血一片。

  “別逼我,不然我殺了他!”我大聲咆哮,臉色鐵青,酒瓶怒頂疤老大脖子,鮮血開始緩緩溢出。

  “不、不要,別沖動,別沖動!”疤老大滿頭大汗,他渾身顫抖,焦急萬分。

  “你看我敢不敢,馬上放人!”我怒拽疤老大的頭發,一腳踢在他的小腿上,他一下跪在了地面。

  “放、放人!”疤老大大氣都不敢喘。

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北京快3-安全购彩 湖北快3-Welcome 湖南快3-Home 河北快3-上海快3 河南快3-推荐 广东快3-官网 广西快3-欢迎您 吉林快3-安全购彩 天津快3-Welcome 体彩快3-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