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快3

翻頁   夜間
歐巴小說網 > 慕微瀾傅寒錚 > 第1022章:虐渣小能手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歐巴小說網] http://njfulida.com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紀深深去姑姑家拜年,拿了厚厚的壓歲錢紅包回來,一進家門,就看見站在飛盤靶子邊瑟瑟發抖臉色蒼白的簡純。

  “簡純?你怎么在我家?”

  簡純與紀深深同歲,都是北城一中高二的學生。

  這個簡純是個白蓮花,性格不討喜,紀深深一直與她不對盤。

  紀深爵倒了杯紅酒,修長手指握著杯身輕晃,醒了醒紅酒,喝了一口,瞥眼丟了句:“他們是爺爺請來的貴客,你少招惹。”

  紀深深傲嬌著小臉,走過去將隨身塞滿壓歲錢的小包包丟在一邊,道:“貴客你還把人家嚇成這樣。”

  地上掉著一個蘋果,飛盤靶子上插滿了飛鏢,再配合簡純現在的表情,八成是被紀深爵當成了人肉靶子。

  簡純咬了咬唇瓣,咽了口唾沫問:“深深,你是不是不喜歡我?”

  紀深深:“知道還問。”

  簡純一臉楚楚可憐的樣子,雙手攥著冬短裙的裙擺,有些局促不安:“可是我沒有惹你生氣過吧?我做什么了,你不喜歡我?”

  紀深深瞅了她一眼,“你沒做錯什么,我就是不喜歡你而已,你也用不著我喜歡你。”

  簡純將嘴唇咬的生白,心里窩火,可又不敢發作。

  這里是紀家,紀深深才是大小姐,跟紀深深比起來,她像個山寨版的千金小姐。

  紀深深數了數壓歲錢紅包,向紀深爵炫耀:“哥哥,我讓你跟我一起去拜年你不去,你看你損失了一大筆!”

  紀深爵白了她一眼,“財迷。”

  紀深深藏好自己的壓歲錢,嘟囔了一聲:“還不是你摳門,一個月就給我三千塊生活費。”

  “多給你點,你就開染坊,上次的事我還沒教訓你,再被我發現你去酒吧蹦迪,我打折你的腿,讓你坐著輪椅去蹦迪信不信。”

  紀深深小臉抽了抽:“……”

  這個老男人,太慘無人道了!

  紀深深抱著一堆紅包,跑上了樓。

  誰愛去蹦迪,還不是想去酒吧找容巖哥,結果容巖哥跟一個穿著火爆的辣妹打的火熱,氣死她了。

  容巖哥說,拿她當妹妹。

  紀深深看了眼自己的對a,小臉皺了皺,是她太小了嗎?

  可是她還小,以后會長大的嘛。

  就那么嫌棄她。

  她可沒把他當過鄰家哥哥。

  她還小,她還小,過完年,她都十七了還小?

  那男人為什么每次都用看小屁孩的目光一樣看著她。

  小屁孩會偷偷親哥哥的唇角嗎?

  紀深深爬到床上,安慰自己,算了,慢慢追,她總會追到那男人的。

  近水樓臺先得月,她只要跟著哥哥混,就肯定能接觸容巖。

  ……

  呂琳和簡純離開紀家后,紀申國將紀深爵叫進了書房。

  “找我有事啊?”

  紀申國瞥了他一眼,看他全身不著調的帶著匪氣,用拐杖打了下他的長腿,皺眉道:“跟你說件正事,別成天一副沒個形的樣子,吊兒郎當的。”

  “掙錢不吊兒郎當就成了。”

  一句話堵的紀老爺子說不出話來。

  紀申國嘆息了一聲,面色滄桑卻威嚴道:“過了年,你也二十六了,年紀也不小了,我之前找了那么多世家小姐跟你相親,你就沒看上一個?”

  “爺爺,我可是獨身主義,不好結婚,有必要為了一棵樹放棄整片森林?”

  紀老爺子橫了他一眼,“沒個正行!你可是紀家長孫,你爸爸不在了,你結婚的事情也只有我操心了,若是你爸爸還在,這事兒我也懶得催你,傳宗接代是必須的,再說,結婚的意義也不僅僅是傳宗接代,你總是獨身一個人,我就不信你真不寂寞。”

  紀深爵笑出了聲,胸膛震動,笑的邪氣,“爺爺,你問它寂不寂寞。”

  紀深爵拍了拍胯……那啥,動作匪氣的不行。

  “紀深爵,你要不要臉!”

  紀老爺子一拐杖揮過去,被紀深爵笑著躲開了。

  “爺爺,我真覺得,結婚這種事是個枷鎖,也許有一天我會想結婚,但絕不是現在。”

  紀老爺子沉了口氣,斜了他一眼,道:“你看簡家的女兒怎么樣?”

  “不合適。”

  “我看簡純那小姑娘挺文靜的,不是挺好的嗎?何況人家母親救過你的性命,你要不要跟簡純試試?感情都是需要培養的,你們年輕人講究那什么一見鐘情,哪里有這種感情?”

  “連最起碼的沖動都沒有,這兩個人擱一塊兒,得多無聊。”

  紀老爺子白了他一眼:“你真難搞!”

  “我不難搞的話,這會兒紀家的門都被那些女人踏破了。爺爺,那些女人要是進了紀家的門,你可沒消停日子可過。”

  紀老爺子:說不過他。

  紀深爵從沙發上起身,步伐慵懶的朝書房門口走,“沒其他事,我先撤了。”

  紀老爺子叫住他:“深爵,簡純你好好考慮一下吧,你老大不小了,心也該定定了。”

  紀深爵步伐一頓,側身回眸看著紀老爺子,道:“呂琳過來就是提這事兒的吧?”

  “是,她是你的救命恩人,我也不好當面駁她。”

  “簡純想當我女朋友,她要樂意的話,我也無所謂。”反正左右是個掛名女友,他以前多得是。

  有個掛名女友,耳根子都清靜幾分。

  紀老爺子以為他對人姑娘也不是全無意思,“那我就當你是答應跟人家試著交往了。”

  “隨便,你們愛怎么想怎么想。”

  撂下這句話,紀深爵就出了書房。

  并不在乎簡純要不要當他女朋友這件事,搞得仿佛他并不是這件事里的男主角一般。

  紀深爵最大的本事,是在一段復雜的關系和感情里,置身事外,隔岸觀火,游刃有余。

  所以一個掛名女友,他向來無所謂。

  ……

  大年初一的晚上,言歡手機微信里收到一條簡純的消息。

  簡純:“姐,爵爺讓我做他女朋友,還說以后會娶我,我現在已經是他的未婚妻啦。”

  口氣,得意至極。

  擺明是了來炫耀。

  言歡唇角微勾,毫無波瀾的回了她一句:“是嗎,那恭喜你。不過,既然紀深爵都成你未婚夫了,為什么他還會經常出現在我床上?”

  語氣輕佻又坦露,絲毫沒有羞辱。

  那頭的簡純,沒了聲兒。

  被氣的臉色漲紅。

  最終,忍不住罵言歡:“你真不要臉,勾引別人未婚夫!”

  言歡微笑的回了句:“你未婚夫自己管不住下半身,總不能賴我不要臉不是?”

  言歡本想把簡純拉黑。

  但又想,本就是個無關痛癢的人,拉黑她做什么,給她長臉?

  于是,言歡不僅沒拉黑她,還去朋友圈曬了張轉賬截圖。

  是除夕零點那天晚上,紀深爵給她的轉賬記錄。

  文字:爵爺給的壓歲錢【愛心】

  簡純看見這條朋友圈時,氣得咬牙切齒,恨不得將言歡的血肉撕碎了在嘴里嚼爛吞下去。

  紀深爵恰巧也看見了那條朋友圈,薄唇微勾。

  給言歡發了條消息:“這么喜歡我給的壓歲錢?”

  言歡:“……”

  沒過三秒鐘,紀深爵又轉了一萬給她。

  言歡:“為什么又給我錢?”

  紀深爵:“心情好。”

  言歡:這是個美麗的誤會,但她不打算解釋,畢竟,錢香。

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北京快3-安全购彩 湖北快3-Welcome 湖南快3-Home 河北快3-上海快3 河南快3-推荐 广东快3-官网 广西快3-欢迎您 吉林快3-安全购彩 天津快3-Welcome 体彩快3-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