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快3

翻頁   夜間
歐巴小說網 >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> 第809章 拆你羽翼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歐巴小說網] http://njfulida.com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第809章拆你羽翼

  暗手?

  眾人略微思索后,都感覺到一股陰寒襲身,好像有惡魔瞬間降臨一般,無不心中瑟瑟同時也開始發愁。

  小虛天公開捏死陸寒,這種可能性幾乎不存在,但若趁機給他造成不可逆的內傷,或者渡劫老祖出面,在他身上神鬼莫測的做了點什么,導致出來后不久瞬間暴斃。

  嘖嘖!

  然而,那樣也給他們出了難題,茫茫玄界之大,找一個死人堪比登天,尤其是離奇詭異消失的,只有陸寒活著,偶爾出現一次,他們才能繼續籌謀自己的得失。

  現在,一個死掉的陸寒,只會讓大家解恨痛快一時,他活著的價值卻無與倫比,無論此人進步之快,還是神通之詭異,都讓人大開眼界。

  “道友這句話忽然提醒了我,看來只有立即遠程奔襲,提前在小虛天附近撒網,才能以最小的代價堵住陸寒逃跑之路。”

  此話一出,所有人頓時眼前一亮,此刻的陸寒就像鉆進了一個布袋,僅需圍住出口,比漫天撒網省時省力太多。

  原本他們顧慮的是超級宗門的態度,都怕自己惹惱了小虛天,才不敢有此想法,當天下修士都在,魚龍混雜見機取利,局面大亂反而是最好的。

  “好!事不遲疑,不如邊走邊談!”

  無數散修還在圍觀中,卻忽然發現這些豪門大宗,不知為何紛紛起身離開,而且鉚足了遁速,風馳電掣向東北方閃遁,轉眼消失于天際。

  ‘我等散修,太難了!’

  有人失望的嘆息,這些強大勢力此去,不但吃肉還吞噬骨頭,就是清湯也不會留下一口,想在牙縫中找肉,等于黃粱一夢。

  ‘哼!這能怪得了誰,原因都在我等自己身上,心懷各異百象叢生,所以才被稱為散修,他們齊心合力,因此成了豪強宗門。’

  ‘反正在下近幾年沒有潛修的計劃,管這些家伙到哪,一路跟著就是了,有膽子的隨我來。’

  ‘那不如結個同盟,境界只要進入了上玄,便可暫時報團取暖,哪怕得到些碎肉,都是一次天大機緣。’

  嗡!

  沒過多久,天芒山才清凈的涼亭內,又被泱泱上百人占據,成了一副更熱烈的大型喧鬧場。

  …………

  被他們念念不忘的陸寒,此刻才現身于一處高空,距離地面還有二百丈,但他卻落在幾個大號圓碟內,掃視周圍情形,頓時微微意外。

  布成七星方位圓碟,都是普通石料打造,他腳下正是最大的一塊,至今不過十丈,表面有層微弱光暈,好像源于某種融合液體,涂上去具有大幅度減緩衰敗的效果。

  沒有任何圖案和符文裝飾,但這里天光地亮,和路過的兩地有云泥之別,不但靈氣充沛,巨花古樹比比皆是,幾塊乳白云層蓋在上面。

  但陸寒莫名的感覺到,一種無法言喻的沉悶感,隨著他出現越來越強,好像有什么東西,已經找到了新的目標,從四周都向這里移動,自己也看不見,尋常修士都感覺不到。

  此乃一種‘勢’,僅有特殊情形下才存在,在下等界面幾乎沒有,然而這里卻詭異的出現了。

  此地的靈氣濃度,不亞于任何宗門的洞府,根本無須布陣聚靈,就能看盡一團團藍色氣流,卷起白色霧團忽隱忽現。

  在玄界上,這已經是最高水準之流的寶地了,非渡劫老祖不能占有,蒼山流水組成畫卷,伴隨陸寒向前飛遁不斷的延綿。

  幾只貓頭狐身的靈獸,最先發現陸寒,驚惶中逃得干干凈凈,這些已經達到五級,靈智正快速開化,能駕馭一陣強風,速度著實可觀。

  但在這里,神念被壓制的僅能掃描三百里,唯一彌補此遺憾的,就是遍地的靈藥奇草,動輒數千載年份,甚至一兩萬年的也不乏其中。

  有一株怪異的褐色高花,只有半朵瓣蕊,渾身布滿紫色針刺,花徑粗度堪比大碗,不時從地下向上纏繞一圈圈光絲。

  還未等陸寒接近二十丈,此花便輕微搖了搖頭,兩根影刺頓時如電般射來,竟然將他攔截的大掌刺的一陣酥麻微痛,可見此花安然存活至今,是靠著堪比極品靈寶一擊的犀利。

  ‘褐色斑的‘云陽天蕊’,既然敢對我不敬,那就本小爺走吧。’

  緊接著,任憑飛刺如雨般爆射,一只手還是迎了上去,直接插入周圍幾丈內的地面,連根一同拔起,接著綠光滌蕩幾遍,幾根藤條出現,便把此花困在里面。

  半個時辰后,已經數百里外的陸寒,一手將水缸粗細的大蟒扔出數十里,將熟透的七八枚黑漿果摘走,離開很久還能聽見暴躁的咆哮嘶吼,那不甘的聲音充斥云霄。

  當一片翠綠欲滴,僅僅畝許大小的脆嫩竹林,被陸寒忽然光顧后,地面紛紛炸開,無數雷霆猛地一起彈出,形成一片電網雷海。

  虛空焦灼無比,滋滋啦啦的電芒如雨打芭蕉般,密集的射在陸寒身上,將其點綴的如同雷神,但其中兇狠氣息讓人瞠目。

  林中核心處,幾棵最粗的翠竹,也僅僅賽過臂膀,其顏色卻完全迥異,已經有丈許左右的一段,轉化為淡金色則,從上面噴出的電弧最為犀利,酷似針扎一般。

  ‘難怪百里內一片清爽,量那種莫名壓力都沒了,是這片雷竹起了作用,這六棵更是即將誕生出了罕見的‘木靈金雷’,誰讓陸某也以木屬性為本呢,就拿出三分之二,作為補償這次冒犯我的代價。’

  隨著他詭異的壞笑,廣袤天地間,不時響起凄厲怒嘯,還有陣陣哀鳴,甚至幾聲巨響把空間都震得差點扭曲。

  有十二級大妖在陸寒經過時顫抖,也有傳承了一絲古獸血脈的家伙,知道被揍的奄奄一息,才露出畏懼神情,瞪眼看著守護之物遭人‘毒手’。

  一汪小型湖泊里,有個神奇的漩渦,兇猛的轉動幾十圈,又忽然反方向如此逆流,最后以一聲悶響,巨大水柱狠狠噴空結束,然后就是如此反復。

  好像有海怪在戲水,看著就極不正常,而陸寒便站在一旁,這片小湖不過三十里方圓,周圍岸邊經常出現鳥獸,但水里生靈皆無,而且深度可怕。

  再向前已經沒了路,一白一藍兩種濃厚的霧障,如天塹般橫在百里外,一股強烈的法則力量,排斥任何東西靠近,大乘期修士都根本無法靠近。

  雙色霧障向兩側延綿不知道多遠,反正神念內盡數如此,所有生靈也將其視為禁地,似乎連看一眼的勇氣都沒有。

  奇怪的是,本來心中察覺的那絲壓抑,卻在這附近蕩然無存了,他估算從七星石盤至此,直線距離也有三四千里。

  即便靈目開啟,也僅能將這種怪霧淡化成半透明,仍然無法看到盡頭,只感覺朦朧中有一顧滲人的意境,從里面似乎能竄出洪荒猛獸。

  反而余光里的水流漩渦中,發現了一根根虛無縹緲的光波,在幾十丈深處組成了虛擬的空洞狀光旋,似乎只要跳進去,就可達到世界彼端。

  嘶!

  ‘無論霧障還是伸出的光旋,都不是人為能制造出來,此地看似平淡無奇,為何給我一種更危險的感覺。’

  而這里既無巨禽,也沒有大妖蹤跡,還有誰,或者什么生物,能讓他逐漸提升了警惕。

  此片區域,應該是三界洞天里的最后之地了,陸寒將三界令拿出,上面的灰白色已經侵占了四分之三,距離頂端不過寸許。

  手里也有了十幾種入目之物,特別是他在一塊洼地里,居然看到了成熟許久的誅幽圣果,曾經還為此發愁了一段時間。

  此果搭配飛霞丹,可以將修士進階化神的概率提到九成,幾乎等于培養小輩的制造廠,雖然現在已無大用,但仍舊沒有放過。

  站再湖面上思忖良久,還是有種意猶未盡的感覺,若是換做其他大乘后期跑進來,早已興奮的瘋掉了,這洞天內更屬于神照境的福地。

  偶爾聽聞小虛天的強悍,都聲稱其大乘如雨,神照初中期的強者,連宗門職位都混不上半個,可見這個隱秘的超然勢力,無形中壓了天蕩山和玲瓏谷一頭。

  在玄界東方的同等巨擘,只剩下更詭譎的神丘,以及最恢弘的太昊門,其他的都如土雞瓦狗,當然無論是誰,都忌憚著一個地方,那就是最神秘最恐怖的外海。

  “還是下到湖底,先看看這里有何貓膩吧。”

  陸寒抬頭上望,在旋渦反復攪動處的筆直高空,此刻又出現一根細微光絲,筆直的探下并深入湖中,但沒發生任何波動,好像也從虛無而來。

  但當他向前跨出,一步靠近旋渦邊緣,渾身光華閃爍,給自己布下了一層層淺薄防御時,空間莫名的震動了一下。

  “不好!”

  陡然間,陸寒就原地消失了,也在同時一聲脆響,他方才所在的地方,空間出現一個氣泡,然后輕輕破裂。

  但長度足有八尺,黑漆漆的多了個空間裂縫,一股恐怖吸力,讓虛空扭曲拉扯了好久。

  幾十丈外,陸寒再次現身,目光才來得及閃出犀利,就又消失不見,還是臉盆大小的泡沫,好不遲疑的當場崩開。

  轉眼間,附近十幾里內,布滿了密密麻麻的裂縫,有些地方舊的未及愈合,新裂縫就在旁邊出現,幾乎要連成一片。

  湖面也遭到影響,恐怖吞噬力引發滔天巨浪,無數密集洪流吞入裂縫中,然而詭異的是漩渦附近,以及那根絲線,沒有受到半點影響,周圍暴躁紊亂的恐怖現象,似乎根本不存在那般。

  然而陸寒再未出現,如此過了半晌,一道劍光閃電亮起,在湖泊的對岸劃破長空,狠狠的斬在藍色霧障上,筆直切入其中,將一切攔截攪碎,深入十里……上百里。

  ‘啾啾!’

  直到有刺耳鳴叫響起,從很遠的地方忽然騰起一只巨大虛影,高約千丈足可撐天,還未徹底站起,就有恐怖波動如海嘯般卷出。

  劍光也跟著變寬加厚,犀利程度數倍暴漲,仍舊無可抵擋的狠辣斬下,并且爆發出萬千劍芒,好似驟雨般密集,任何一道劍芒都有十丈規模,輕易可斬殺任何大乘。

  同時,帶出了一抹金色雷霆,僅僅尾隨巨劍,在途中咔咔亂轟狠炸,如入無主之境,所過之處萬法皆滅。

  噗!

  那巨大的虛影法相,在浮現之后又伸開雙翅,橫截面積足以覆蓋幾座山岳,以高傲姿態站在天地間,頭頂蒼穹憤怒嘶鳴,趕緊猛的噴出一道彩色光圈。

  那光圈似乎承載了世界上所有顏色,非但姹紫嫣紅,宣泄出的法則之強足以震絕玄界,并且滴溜溜轉動,一股無比恐怖的抽動力量,瞬間囊括前方所有領域。

  轟咔咔——!

  咔嚓!

  和巨劍碰擊之后,讓人驚駭的一幕出現了,不但巨劍在狂震中被成功阻住,而且出現一道道裂紋,接著就碎裂開來。

  非但如此,那些迸發四射的萬千劍芒,也如同遭到詭異力量吸附般,全部改變方向,齊刷刷沖著光圈射去,但沖進后就杳無音訊,仿佛掉進陷坑,也似乎進了另一個領域。

  竟然將陸寒的一劍盡數瓦解,漫天爆破光波和沖擊亂流中,那光圈也似乎力竭法窮了,顫巍巍的開始縮小,并迅速向回飛去,又被巨大虛影吞入口中。

  “咦?錯空法門?很久未見到類似神通了,好荒冷的上古氣息,原來有小妖禽飛不上去,在這藏著沉睡啊!”

  巨劍出現的地方那個向南,大約十里遠處的高空上,響起陸寒冰冷的話音,然后他跨步而出,一股更加恐怖的強大氣息,把百里內都推動的如同海嘯,他好像天神降下的仙劍,籠罩在銀輝之中,硬生生插在那里。

  “老伙計,這次來了個不一樣的,嘿!”

  完全和正常迥異,非常沙啞的聲音,從那龐大虛影口中傳出,其冷冷盯著陸寒,一雙金色眼睛不斷閃光。

  然后不斷縮小,再縮小,幾個呼吸后的原地,竟然只剩下一只僅有幾尺長的怪禽。

  全身黑紅翎羽覆蓋,一對大翅膀已經收起,腹部詭異的探出兩只迷你小翅,但也無須扇動,從上面冒出一團霞光便拖住身軀。

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北京快3-安全购彩 湖北快3-Welcome 湖南快3-Home 河北快3-上海快3 河南快3-推荐 广东快3-官网 广西快3-欢迎您 吉林快3-安全购彩 天津快3-Welcome 体彩快3-Home